食锦绝

炸叔是明灯,墙头多如疯狗……

得知张继科儿小名叫【龙龙】的我↓



肉16

LA龙獒 骑♂乘♂的自行车

如果非要有个名字就叫身骑白马万人中

【其实我是想码肉攒人品求offer的】

http://www.jianshu.com/p/c59cae5ecc2b

和你们说了,我最心爱的是方博呢。

还是不打单人了,万一挨揍可咋整。

希望有能人大大捡梗写乒乓格格呢。

贝原与九井的故事

贝原与九井之——


【“说了啊变态,不要迷恋AV社长啊!”】


“记住啦,进去不要瞎看,感觉快要看到对方的时候呢,就赶紧移开眼睛。”我一边摁下电梯上升键一边对身后的两个女高中生笑,“一会儿来接你们。”

送妹子上门并不是我的生活之道,但却是我的生存之道。

哦对了,我叫九井良明,喜欢向速食面里放很多调味粉,是日本最大成人片社社长。

“你好啊,”面前这个西装男人看上去很面生,“你好啊。”

他并没有理我,脸绷得笔直,本来下垂的眼角因为故作凶狠的表情而微微扬起来。

“啧。”

他在看见我掏出乐高木块的时候居然这么了一下。怎么?我的爱好比里面那个议员健康多了好么?

“你是赵云么?”我耙了耙头发,蹭到他身边。

他拿眼角夹了我一下,从西装里掏出一个ipad看了起来,“那你是许褚么?”

“……”我楞了一下,“我不想死诶……”

“那你就管住嘴。”

“我有一个镇的人养活诶。”

“哦。”

“到底谁是变态呢?谁是变态呢?谁呢?嗯?”

他终于抬起眼睛看着我,“打了马赛克就没有发生过了么?钱装在乐高里就不是贿赂了么?汉堡扔在墙上就不是食物了么?你跟我挑衅我就不想亲你了么?”

“嗯?”我看着他从口袋里又掏出一副毛绒手铐递了过来。

“晚上见,”他亲了亲我的嘴角,“另外,如果你是许褚,我更宁愿是马超*。”


*三国的事儿,刘备成亲时候,赵云在门口站岗护驾;许褚让赵云弄死了;许褚裸衣战马超。


请回答1941

“大姐!”阿诚焦躁起来,“快走吧!不然来不及了!日本人马上就……”
明镜拧了拧眉毛,“阿诚,怎么?背离你的主子了?你不顾明楼了么?”
阿诚叹了口气,“大姐,我不是。我一直是中国人。”
“什么意思?”
“大姐,”阿诚推着明镜走到门厅,“我是自己人。你的事情,我一直都知道!”
“你们怎么还在这儿磨蹭?再不走就来不及了!”明台推门而入,给明镜披上大衣,“大姐,快点儿!”
“明台?!”明镜惊诧出声,“你……?”
“是的大姐,我也是自己人!”明台说着拉开院门,“大姐,骑云在外面车里等着,程小姐也在,一会儿让她给你检查一下……”
明镜站住,抬起头看向两个弟弟,“怎么?他们也是?”
“对,”明台阿诚同声而答,“他们也是自己人。”

“大姐,久等了。”
明楼从车里踏出。
“大姐……”
明镜用手一指,“你也是自己人?”
明楼笑了起来,“对!我也是自己人!快走吧大姐!”
明镜摆了摆手,脚向明公馆回去,“我不走了!都是自己人,这儿比根据地还安全呢!”


#私人定制的梗#

肉15【台风/苏玉】

第一视角X侯爷or老师,不喜欢不要点,点了不要不喜欢。

非常短小,不放bulaoge了就。re点的两世梗。


他颤了一下,手指在我的掌中揪成一个团,“你,叫什么名字?”

“侯爷,”我俯下身,在他耳边叹了口气,“梅长苏啊。”

他抬头看了看我,又低下头来,轻轻地问,“你不是梅长苏。”

我笑了笑,掰开他的手指与之相缠,“对。”

他贴上来迎合我的嘴唇,舌头舔过我的齿列,“你到底是谁?”

“侯爷,”我胶着着他的嘴唇并不分开,手也顺着里衣一直揉到胸kou,“你信来世么?”

他似乎想叫出声来,却被我的舌头顶了回去,不能呼出口的呻♂吟变成了浓烈的抽泣,从鼻子里喷了出来。

我顺着他刻薄的下颌一路吻到脖子,他也从最开始的轻声呻♀吟变成了低声咒骂,“你……滚开……啊!”

我轻轻地亲吻着他被我掐红的乳jian,“你信来世么?”

“什么来世?”他强挣着抬起脖颈看着我的头顶,“谁的来世?”

“你的,我的。”

“不信,”在我的亲吻舔舐下,他又倒了回去,“你……”

“我信,”我将他的两颗乳tou轮流送进嘴里,“来世里,我也这么对你……”

他的乳tou又硬又饱满,在唾液的滋润下,每一粒乳yun的皱纹都显出弹性的光泽。我的舌头绕着他的胸♂口打转,手指也慢慢松动着他的后xue,“明台,来世,我叫明台。”

“我、我……”他晃着头试图躲避我的指尖,“我……啊……”

“你是王天风。”我笑了笑,“侯爷,是我的老师。”

在我终于进入的时候,他发狠地扒住我的双臂,“你!……别让我杀你!……”

我笑了笑,“那就让我杀了你吧。”


请回答1940【诚楼】

诚楼re点梗——

 【@你看那里有只学渣 求点梗诚楼!桂姨以为是明楼强上阿诚但实际上明楼是被压的那个!】

啊其实这个我也想写好久啦!!但是等等等来着……


01.

“南田课长,我确信,在明楼和明诚的关系里,明诚是被动的。而这一点,恰恰可以作为我们攻破他们的武器。”

“你有什么依据证明明诚是被动的?”

“我作为明家的下人,有着比其他探子更加有利的资源。”

“说下去。”

“我偷听了他们的房事。”

“……所以,你说的被动,意思是指……”

“是的,房事上的被动。”


02.

“阿诚先生。”

“南田课长。”

“洋子小姐。”

“洋子小姐。”

“我喜欢你的从善如流。”

“我也谢谢您的欣赏。”

“只是我想不到,像阿诚先生这么有才情有手段有心智的人,怎么甘心屈居人下?”

“为大哥效力,即是为国效忠。”

“也是床前尽孝?”

“……还请洋子小姐指明。”

“我喜欢你,我也可以给你明先生不能给你的一切。”

“……”

“阿诚,你不想做个男人么?”


03.

“她相信了。”

“她开始笼络你了?”

“嗯。问我愿不愿意做个男人。”

“哦?”

“大哥,您说呢?”

“我想你是不愿意。”

“哦?”

“十年前,你问我,‘大哥,你想不想做个男人?’”

“大哥,您还记得啊……”

“当然记得,我告诉你‘当然。’,可是然后呢?”

“嘻,我被大哥压倒了啊……”

“直到三年后,那个疯子才告诉我,那个叫骑♂乘。”


04.

因为不想破坏对话体,所以肉文见新一篇。

http://bulaoge.net/topic.blg?dmn=getuiroudewo&tid=3150199#Content

心病

人物全部OOC,梗完全照抄赵本山小品——我就是这么个丧病的人~


0.

“琅琊山的乡亲,大梁的子民,以及江左盟的父老大家好,下面播送个广告:本人虽说没能入榜,但思想工作还是要搞,在山上开个心理诊所,专门治疗人的大脑。欢迎大家前来就诊,有钱给点没钱拉倒。琅琊山小瘦子心理诊所,主治医师蔺晨等待您的光临。”


1.

“蔺晨,给我安排个急诊。”

“小殊你有病啊?”

“你才有病,肥胖症。”

“羞辱大夫,你这病我治不了,晚期了。”

“……我给景琰看病。”

“我治脑子,不管智力。”

“……这不这么回事儿么,前两天皇帝下旨,加封他五珠亲王,告诉他以后一激动,“嘎”一下抽过去了,晏大夫治了好几天,差点没过去。”

“……”

“他出院以后皇上看他治军有方,又加封了,这把厉害,直接封太子了!”

“完了。”

“可不完了,我直接就去问晏大夫去了,晏大夫说这我们可治不了,赶紧给他找心理医生。这病整不好容易过去啊。回去我跟他一说, 我说咱得看心理医生,这家伙更坏了,就怀疑自己心里得啥病了,“嘎~”又抽过去了。你说哎……”

“蔺晨,别说咱俩这交情这么好,就是不认识,我跟你说,你把他治好了,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

“你怎么这么庸俗?为人民服务,救死扶伤都给谁说的?你就把飞流给我就行了。”

“……”

“苏哥哥!”

“飞流乖,跟蔺晨哥哥走……诶!别打脸!”


2.

“苏先生,我这是不是就要去见小殊了?也好,这么多年的折磨……”

“景琰别怕,小殊……他希望你好!你看,大夫来了。”

“初次见面,有失远迎,你就是那个木头疙瘩萧景琰?你好啊。”

“不好。”

“……不好你找大夫瞧啊!”

“……”

“……”

“哦你这来了哈,苏先生已经把你的病情说了,说你就怕提“病”字,一提“病”字“嘎”就抽了……”

“嘎——”

“哎呀还真准,你把这手炉拿下来,我号号脉。”

“不行,我现在身似陷入极寒之地,我得拿它捂着。”

“……你这也太脆弱了……那咱们随便聊聊?”

“好,蔺大夫,咱们聊什么?”


3.

“你娘入宫二十年,而你已经三十岁?”


4.

“哎呀这个话题好像不合适,咱换个新话题?你父皇其实和高公公有一腿?”


5.

“这个也不行……哎呀,我这知识都学杂了!那咱说说这个话题,人为什么活着。”


6.

“人,为什么活着呢?简单说为了一个字,为了一个“情”。你为小殊活着,为赤焰军活着,为天下的百姓活着,为大梁的昌盛江山活着。可你看你现在,一个五珠亲王你就能抽过去,你不觉得你的格局有点低么?”

“可是,父皇仍旧器重誉王,我哪一天才能为小殊翻案……我……嘎——”


7.

“梅长苏你过来,我看咱们给他来个崩溃疗法。”

“崩溃疗法?”

“置之死地而后生!”


8.

“呜呜呜……景琰……你这病……其实,其实我就是林殊,我还没死,虽然……和死了也没什么两样……真的,我对不住你,这一直瞒着你,看你受苦看你难过,景琰,我……从今往后剩这点日子我好好对待你,我好好待你!”

“小殊……真的是你小殊?”

“是我,真的是我……景琰……”

“小殊,你别说了,你在感情这方面没必要向我道歉,因为在感情上,我曾经做过对不起你的事儿啊……”


9.

“哎呀还有意外收获!必须说出来,说破无毒这是排毒阶段!”


10.

“有一次你和誉王在你屋里谈事情,我和……,哎,我们在密道里等你。结果我控制、控制、再控制,小殊,对不起我没控制住……”

“你干什么了?”

“嘎——抽过去了!”

“……那人是谁?”

“飞流。”


11.

“哎呀嗨,原来是飞……什么?飞流?哎呀!嘎——”


12.

“大夫!”

“蔺晨!”


13.

“哎呀呀呀,我这还巴巴儿给人治病呢,你说我、我!我这心啊,跟剜出来扔雪地里埋了两宿又搁雪窖里似的……你抽过去了是吧?”

“对,我保证抽过去了,真的。”

“好,那咱们把这页翻过去,谈下一话题!”


14.

“大夫你真爷们儿,纯的,还是特别瘦的那种!”

“听小瘦子给你谈论下一话题!”


15.

“假如!假如……你真抽了是吧?”

“真抽了,你不信问飞流……诶?这孩子跑哪儿去了?”

“好好好,假如!假如……抽了哈?”

“抽了,抽的我都吐白沫了,战英给我喷的凉水……”

“假如!假如……”

“大夫,我真抽了!”

“……”


16.

“……假如再给你活一次的机会,你还会把继承大统看的这么重么?”

“大夫啊……说真的,我一开始是无欲无争的。现在又知道了苏先生就是小殊,我更没有什么可遗憾的。假如再给我一次机会,三天,哪怕三天,让我和小殊再好好呆一起,我也心满意足!别说五珠亲王,就是七珠亲王,太子之位放在我面前,我也会微微一笑,绝对不抽!”


17.

“哎呀!成功了!”

“告诉他实情吧。”


18.

“景琰,皇帝下旨,你现在是太子了!”


19.

“……景琰!景琰!”


20.

“别碰他!必须让他自己挺过去!”


21.

“谢谢,谢谢蔺大夫!”

“好说好说,我与他商议的是,可是要把飞流抵给我……”

“那我这就下旨,你俩干脆即刻完婚!”


22.

“诶!蔺晨!蔺晨你怎么了?”

“大夫!大夫!你别吓我们啊!”

“嘎——”